WORLD GIRL

中考长弧


您好,我是爬墙飞快的疯筝。

已经是意念写文/画画的状态了,也许几十年几百年以后能够看到更新(你说什么)

目前状态是灿白(旧爱重燃怎么样也拦不住啊)

【末初生贺/周末周】8:00-硝烟

 嘛这个是给男神末初的生日贺文……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取标题就随便想了个词语……很认真写的文不知道末初会不会嫌弃这样的……!太ooc了(哭


如果看到这篇文的小伙伴是在周泽楷taf搜索到的话 如果不能接受小周和原创角色配cp就请您跳过吧 希望不会给搜索周泽楷tag的小伙伴带来不快



@既末何初 艾特末初



昏暗的灯光照着仓库的水泥地板,灰尘贴近地面翻涌,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硝烟气息。


在楼梯拐角处的青年随意将头发扎成一个马尾,甩了甩头。额角好像受了伤,血液顺着面颊流下凝固成一道血痕。眼角有擦伤的痕迹,衣服也受了很多破损。


青年的伤势很重,可窗外黄昏的阳光照耀在他的眼睛上,能看见的只是他疯狂的目光。


不难想象这个仓库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城市的黑暗角落总是隐藏着不法的组织,他们从事的职业是旁人不敢想象的肮脏。即便他们有些人表面上体面的当,扯下领带丢开外套之后便是另一幅嗜血的模样。


这座城市位于整个联盟体系所覆盖的范围的最中心,也是最多地下黑帮总部的地区。这些黑帮的足迹遍布整个联盟,却只有完全陷入这个世界的人才听说过。


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没有多少无脑胆大的人愿意当独行侠,被势力最为庞大的几个组织盯上且针对,但也还是有那么几个灵活的人,游离于组织与组织之间的缝隙,从未被锁定。


青年便是这么一个人。


在众人的眼中他好像什么都不理睬,肆无忌惮的将自己所了解的情报在各个组织中进行交易,却又不怕被任何一个组织针对。


他是提供的情报全都是真实可信的,谁也不知道这些消息的来源,但是每个人都相信他所提供的信息。每个与他交易过的组织都必须保护他,而几乎所有的大型组织都与他交易过。


他有着联盟最硬的后台,没有人敢动他。恨不得站立在全世界的对立面,凭借着自己的实力与所有人抗衡。


s带是黑帮轮回的地盘,而这个年轻的情报贩子貌似非常喜欢在轮回的地域上蹦跶。据说他手中掌握最多的情报就是轮回的,而从他手中流出去的轮回的情报却是最少的。


青年听到这个流言后翻了个白眼不屑一顾,谁让轮回的老大是我的人呢。


虽然轮回的老大并不知道青年的想法。


这次发生枪战的仓库位于s带的最北方,人烟稀少,极少在此处有资金的流通。于是这里就成为了轮回黑帮处理“废物”的地点。


而就在前不久有一个刚成立的不知天高地厚的组织叫嚣着要取代轮回,为首的炮灰眼角上挑,眯着眼睛咧着嘴巴让轮回到北仓库一战。


本来轮回并不打算理睬,可这个炮灰组织却越来越得寸进尺,恨不得把“轮回怕了我们不敢应战”的消息告诉全世界。


青年听到他们的大话又发布了一个白眼,嘴里如连珠炮般爆出一连串问候人家祖宗十八代的话语,谁叫他们造谣我的人。


轮回一哥又打了个喷嚏。


约定的日期就是今天。原本以为只不过是走个过场就被打得落花流水的炮灰组织却意想不到的有手段。手中的枪支弹药都是现在最强力的那一批。即使身手实力不咋样,单凭硬件设施就在那一通扫射,而轮回的人还没有找好掩护的地方,措不及防就有几个人中了弹,捂着肚子痛苦的蹲了下去。


走在最中间的轮回主力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个侧翻躲到柱子后面去,腿部的瞬间爆发一鼓作气跑上二楼,抽出腰间的手枪瞬间就击中了几个持枪人的脑袋。


血肉横飞,脑浆飞溅。


这几声枪响就像是比赛开始的发令枪响,一切都在电光石火间完成。额前稍长的刘海被风吹动着,用最快的速度躲避着一颗颗子弹。


对方自然不可能只是针对着他,剩下的几个重要的成员也陷入了拉锯战。轮回的核心——周泽楷,双枪举在胸前,从额角滑落一颗颗汗珠,殷红的嘴唇喘息着,狭长的眼睛通过余光瞥着不受关注的地方。


也许有些懊恼为什么不带多些人手,为什么会轻视对方,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轻描淡写地扫视了周围一圈,本应是直接掠过的某处地方却在阴影中藏着一个人影。周泽楷的视力很好,他看见那个青年察觉他的目光之后眯起了眼,嘴角不受控制的翘起,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朝他微微点了点头。


周泽楷瞬间就起了警戒心,不知是敌是友的人最可能在背后捅你一刀。青年显然没将他带有审视的目光放在眼里,保持着笑容检查了周围的环境,下一刻就猛然掏出枪正准备瞄准躲在角落里的一个准备偷偷袭击周泽楷的小喽啰。


不行啊,会给小周带来麻烦的。


青年突然想到这一枪下去很有可能会暴露位置,自己的体术并不好,一不小心中了弹说不定还要周泽楷来保护自己。这怎么行啊,不能给他添麻烦啊。


完全没有想过周泽楷可能不会保护他的可能性。


嘛,应该说是太自信了吧。


可就算他不打出这一枪,还是有几个小喽啰发现了他。几个一看就知道是炮灰的持枪者一看到他就开始大呼小叫,举起枪准备射击。青年还没有反应过来,周泽楷便一个箭步冲上去,搂着青年的肩膀就地一个翻滚。


毫不意外的躲过了那几颗子弹。青年的胳膊在翻滚的过程中擦到了水泥地板留下了一道擦伤,碎沙粒和灰尘附在伤口上,轻轻一动便让青年痛得呲牙咧嘴。


在开枪的几个小喽啰再叫其他人过来之前,周泽楷单手举枪瞄准连发三枪便将他们送上了天堂。这三个可怜的炮灰成为了这场枪战中第一批死在周泽楷枪下的人。


周泽楷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选择救下这个青年。他看起来并不害怕这样的场面,明显是经常见。但是身体素质和反应力却不够强大,自然不是经常和别人正面怼的人物。身上的着装不像是幕后的老板,而周身的气质也不像普通的混迹在道上的小混混。


情报贩子。


几乎是一开始思考就得出了结论,完全陌生的面孔让他一下子就得以对号入座。


他就是经常与大组织交换情报的那个神秘青年。


周泽楷皱了皱眉,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要参与轮回与那个组织的斗争。也许之前有过交易,但交易过后双方便没有任何利益上的往来了,也就是说轮回基本上对他是没有利用价值的。那么为什么他要特地跑过来参加这场枪战的原因,是个谜。


其实也没有什么谜不谜的,你就是他的目标。


青年待在一边捂着自己受伤的胳膊安静的注视着思考着的周泽楷,心里却一直在想如果周泽楷开口问他是谁目的是什么该怎么回答。


总不能说是为了看热闹吧,搞不好周泽楷会一枪崩了他。


更不能说是为了看他,这个回答被崩的几率更大。


手臂上的伤口疼的发麻,自己出门又从来不带绷带。这种环境下手臂受伤带来的麻烦远比平时要大,枪械的后坐力可能会让伤口崩裂,恢复也需要很长时间。


“啧。”


青年垂下眼帘,这下不太好办。


周泽楷回过神,突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虽然说自己已经知道他是谁了,可是目前为止应该还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身为轮回的一哥,连他的代号都不曾听说过。


“你……是谁。”周泽楷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青年。他暂时还不知道这人是敌是友,手指按上扳机轻轻使力,随时准备着将这人一枪爆头。


本以为青年会避而不谈,毕竟他这句话好像有些表意不清。是问名字呢,还是问身份呢?说不定会翻脸?周泽楷这样想着


殊不知青年等他这句话已经很久了,在周泽楷看不见的地方轻轻勾起了嘴角。


靠着墙壁抬起头,将散落在鬓角的长发撩到耳后,在一片枪声和爆炸声的背景音中用周泽楷刚好能够听见的声音说道:


“末初,我叫末初。”


周泽楷皱起眉头,如果情报没出错,他应该是没有在对方组织听说过这个名字。那么就是中立者了,这个人还尽快快离开的好。


“你不应该来这种地方。”


语罢抬手又击毙了一个正准备开枪的小喽啰,猛地抓住末初没有受伤的手臂把他拉到另外一根柱子的后面,看着他龇牙咧嘴的表情靠近他,眼中闪过一丝冷淡。


“离开这里,不想误伤。”


末初愣是从周泽楷没有主语谓语的第二句话中读懂了他的意思,明白之后笑得更加灿烂。


“是吗,那要看你的本事了。”


“把我从这里赶出去啊。”


他舔了舔嘴角,突然发现调戏周泽楷这件事出乎他意料的好玩。


在周泽楷把他当作敌人一枪崩了他之前,他一把扯过周泽楷的衣领,在周泽楷耳边说道:


“你会记得我的。”


“下次再见。”


最后一个字的音节刚刚落下,周泽楷的眼前突然就出现了一阵白烟。抓住他衣领的力道也好像随着那阵白烟的腾起消散在空气中。


背景音依旧是枪声和爆炸声的交响乐,留在耳边的却还剩下一句话。


莫名的就燃起了一阵难以言喻的冲动,抬腿大步走出柱子的阴影将自己暴露在敌人的枪管之下,双手抬起双枪扫射,子弹所及之处血珠飞溅。


高速移动带起的风将有些过长的头发吹到额后,不知道为什么实在是忍不住想要笑起来,那个叫做末初的青年不知何处的自信,却又相信着这个人能够做到。


不知为何期待着下次的见面,又有点隐隐担心自己会忘记他的名字。不过好像不太可能,毕竟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的人已经没有几个了。


被炸裂的水泥地板溅起一块块碎片,乘着爆炸掀起的气浪划过周泽楷的眼角。距离泪痣不远的地方留下了一道血痕,反而激起了他心中一直以来被压抑着的兴奋。


眼前闪过青年的面孔,微眯的眼角翘起带着挑衅。



无趣但有趣。




“好。”


“再见。”



 @半叶·夜殇_壬迩亡梓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