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GIRL

中考长弧


您好,我是爬墙飞快的疯筝。

已经是意念写文/画画的状态了,也许几十年几百年以后能够看到更新(你说什么)

目前状态是灿白(旧爱重燃怎么样也拦不住啊)

【喻黄】海洋

【高亮】标题与正文没有丝毫联系!!我只是觉得他们之间的这种气氛真的真的完全无法用一个平凡的词语来概括!
而这个标题的名字来源于生活,是我自己班上的两个男孩子。标题是我给他们的cp取的名字,而这片短文的内容也是我对他们的YY,再套入喻黄两人的。
碎碎念就到这里,铺垫很长文笔平凡我我我深鞠躬!不嫌弃就好了有人喜欢就更更好了!
===



广州的雨季向来让人感到压抑。

厚重的的乌云笼罩着整个天空,密密麻麻的雨丝落在地上、伞上,“滴答滴答”的声响连成一片,耳边除了这烦心的雨声听不到任何有生气的声音。

尽管只不过是下午六点钟,刚下课的学生们一窝蜂地从教学楼涌出来,也不管是否会不小心着凉,把书包往头顶一挡就冲进了雨里。

入秋的花城天黑得快,这群已经习惯昼夜颠倒,过着不健康生活的熊孩子们中难免有几个眼睛不太好使的,也不知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啪唧”一下摔倒在地。

本来就闹哄哄的架空层“嘭”地就炸开了锅,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笑声冲上云霄,盘旋在学校的上空,为压抑的雨天增添了一份明媚。

摔倒的学生满脸通红地站起身,嫌弃地拍了拍身上的水,闭着眼睛大喊了一句“笑什么笑!”就头也不回的往前冲去。这次的地面给足了他面子,稳稳地一路跑出了校门。

人都已经走了,再笑就没什么意思了,可就像熊孩子们中总有那么几个眼睛不好使的,他们中也难免有几个笑点奇怪到九霄云外的存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哈哈哈哈哈哈笑炸了我哈哈哈……”在那个倒霉的孩子大概已经回到家有一段时间了的时候,黄少天依旧捂着肚子瘫在课桌上不住地笑。

郑轩一脸惨不忍睹地望着窗外,喻文州则一脸温和的笑,静静地望着笑得停不下来的黄少天。

待到黄少天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教学楼里的学生三三两两的差不多走完了,偌大的校园只剩下住宿的留在宿舍洗澡,依旧是除了雨声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郑轩也早已抛下这两个拖拖拉拉的人跑回了家,喻文州慢慢吞吞地收拾着书包,黄少天则继续瘫在椅子上,一根手指都不愿意动。

课室静悄悄的,只听得见喻文州翻动纸张的声音和风扇转动的“呼呼”声。瘫够了的黄少天终于开始动身收拾作业,只是看着那比喻文州还慢的动作想也知道这个人根本就不愿意动。

“我收拾完了。”喻文州将书包放在了书桌上,对着黄少天开了口,单手托腮静静地望着黄少天。黄少天一听立马开始哀嚎:“什么啊——为什么要收拾这么多东西啊!!作业也太多了吧!!啊啊啊啊自杀吧!!”手上的动作加快,像是没有目的一样的随便翻找着,却不一会儿就把书包收拾好了。

雨还是一直下个不停,喻文州和黄少天并肩撑着同一把伞,在空无一人的校道上慢慢地走着。喻文州的耳边只听得雨声和黄少天的叨逼声,时不时点点头,“嗯嗯”两声附和一下,不温不火地回应着黄少天的滔滔不绝。

回家的路上需要穿过学校的操场。

往日里在操场上运动的学生都因为这场雨而提前回家,可是仍然有那么几个勇士冒着雨在跑步。黄少天站在上方望着那几个冒雨奔跑的身影啧啧称奇,这次连喻文州也出声附和了几句。

在食堂的旁边有一道长长的楼梯直通操场,晴朗时黄少天最喜欢在这里两步并作一步地跑上阶梯,站在顶部居高临下,得意洋洋地望着慢吞吞上楼的喻文州。

可是也是因为雨的缘故,本来就有点陡的楼梯一不小心便会滑下去。这一摔可不得了,腿都要摔断。下楼梯的过程中黄少天紧紧抓住喻文州的袖子,喻文州也紧紧扶着楼梯中间的扶手。扶手上全都是水珠,喻文手却整只手都在上面滑动,也不管手是不是被沾湿了。

终于两人安全地走下了楼梯,黄少天松了口气,方才下楼梯的时候他因为紧张和害怕一言不发,此时没有那种担惊受怕的感觉了他的话匣子又打开了,在滔滔不绝的同时接过了喻文州手上的伞,不动声色地朝他那边微微倾斜。

穿过操场的路并不漫长,但即使是黄少天这样最擅长于活跃气氛的小太阳也不是时时刻刻都有话题聊的。在经过一段诡异的沉默之后黄少天整个人突然明快起来,在两人即将踏上另一段阶梯的第一个台阶时迅速地转过头,在喻文州的嘴唇上轻轻地啄了一下。

喻文州立马顿住了。两个人就这样站在阶梯的最底端,在这把伞撑起的小小天地内互相凝视着。时光的流逝好像一瞬间放慢了几万倍,黄少天的眼里耳中只剩下喻文州,而喻文州的眼里耳中也只剩下黄少天一人。

终于喻文州将伞微微倾斜挡住二人侧面的身子,另一只手扳过黄少天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被风吹的横斜的雨丝飘到了他们的发上,睫毛上,脸上。鼻腔中属于自己的气体铺洒在对方的脸上,温热的口腔包裹着两条不住纠缠的舌头。最后分开的时候黄少天轻轻咬了一下喻文州的舌尖,舔去了他唇上二人的唾沫。他们的脸都微微发烫,而仍然注视着对方的眼睛闪闪发亮。

喻文州将伞正过来,又凑上前去亲了一下黄少天的嘴角,扣住他的手腕带着他上了楼梯。黄少天还想逗他却反被喻文州轻轻捏了一下手腕。

“别闹了,回家。”

广州的雨天还是那么的让人压抑,但是这种压抑的感觉却好像不存在了一般,围绕着他们两人的只剩下温馨和甜蜜。

他们的身影在树荫的庇护下渐渐远去,留在原地的只剩下那个吻。

评论(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