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GIRL

中考长弧


您好,我是爬墙飞快的疯筝。

已经是意念写文/画画的状态了,也许几十年几百年以后能够看到更新(你说什么)

目前状态是灿白(旧爱重燃怎么样也拦不住啊)

【原创短篇】犬与特警

我是起名废!!
我是咸鱼 只有短篇
梗源空间 不喜别看
就这样




是冬天。

我把围巾和大衣裹紧了点,耳机里放着Lauv的《The Other》,将自己沉溺在冰冷的机场广场上。

从几个小时前就开始四处张望着机场大厅的标志,但拖着厚重的行李箱绕了许久才终于找到。

我自嘲地笑了笑,独身在外能够依靠的只有手机导航和不靠谱的方向感,也许异地是有着温情的,但这不是给我的。

现在已经是很晚了,我到大厅的门口时发现大厅内根本就没有人。过安检的门口有一个站得笔直的年轻特警,和一只老老实实趴在他脚边的拉布拉多。

拉布拉多很大很可爱。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见到过安检的人,我刚一靠近大门它就坐了起来,圆溜溜的眼睛直盯着我,伸出舌头来不住的喘气,还“汪汪”了一两声。

那个小特警注意到了我这边,也许是看我挺年轻的,原本站得笔直的躯干一下子放松下来,对我笑了笑。

笑容挺暖的。我这样想着。

我回了他一个自认为温暖的微笑,摘下一边耳机问了声晚上好,走到拉布拉多前蹲下,抬头看着那个特警问他:“这狗真可爱啊,我能摸摸它吗?”

特警笑了笑:“不能,摸了算你袭警。”

我失望地“哦”了声,将手放到离拉布拉多的头十几厘米的地方想体验一下隔空抚摸狗头的感觉,它突然就凑上来蹭着我的手。

我又抬头看了一下那个特警,这次他他笑了笑,没说话。

我放心下来,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它的头,又顺着他的脊背抚摸下去。毛很顺,也很柔软。我的手挺冰的,但它没有反抗。可能是看主人没有意见,它直接扑到了我的身上,不住地朝我的脸上蹭。

我笑得发出了“咯咯”声,一点形象都没有了。那个特警也蹲了下来,就这样眼角嘴角带着笑看着我和拉布拉多玩闹。

我也不管什么形象了,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里抚摸着拉布拉多的头,注视着它圆溜溜的眼睛,一边头也不抬的问他:“那这样它算袭击公民吗。”

特警依旧是笑着的,把手伸过来也摸了摸它的毛:“不算,算卖萌。”

这特警真可爱。

脑子里突然就冒出来这样的想法。低头咳了几声,想着反正只不过是萍水相逢,再尴尬也不会再相见,抬起了头注视着他的眼。

他也望着我。眼睛微微眯起眼角上翘带着笑意,眸子里像是有一片风平浪静的海。

我说:“这特警真可爱啊,我能亲亲他吗?”

他一下有点怔住了。一个才认识不到五分钟的人突然就这样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是个人都会震惊的吧?

突然我就觉得刚暖起来的手从指尖一下子开始发凉。我低下了头,刚准备起身直接过安检就走,就听得耳边他的声音响起:“不能,亲了算你袭警。”

那这是还有回旋的余地?从心底开始荡漾出了一片绽放的花,拉布拉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安静了下来,就只是坐在地上,甩着尾巴看着我们。

他也坐到了地上,笑得更灿了。

我手一撑地,把头凑近他。他的鼻尖距离我的鼻尖只有十几厘米,在寒冷的冬天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温热的鼻息呼到我的脸颊上。

时间仿佛静止了几秒,我望着他的眼,他也不说话,就是看着我。

几秒之后他自己凑过来亲了我一口。我站起了身,舔了舔嘴唇,说:“那这算袭击民众吗?”

他仍坐在原地,仰起头望着我笑:“不算,算他想追你。”


机场大厅仍是安静的、空无一人的,但是好像渐渐地开始暖起来了。

—end—

评论(3)

热度(6)